2013年4月27日 星期六

親愛的朋友,是這樣的……

在這裡大半年了,沒有不喜歡,反正能好好寫,也有點經歷。

然而,無意中重回舊地,翻兩翻,回憶滿滿,快樂的、傷心的、甜蜜的、羞恥的、溫暖的、無聊的……原來自己還是那麼不捨,竟然有那就是根的感覺,很傻。

不想被一些人閱讀的想法,也不是全然沒有;可是,已開始覺得不痛不癢,且也該被淡忘了吧。

因此,開始想,不如回去。有一點點像遺棄這裡的感覺,雖然只是一個網絡平台,但留下來的都絕不是電子垃圾,而是回憶啊。也像搞了一場大龍鳳,幾十歲人(?)還是糊糊塗塗亂亂的。

兩個地方也留連結,就把自己串連起來吧。

我的過去與未來

真實之為虛妄,正與虛假相同。

早幾天看了一篇關於在網上道歉的文章

我想啊,除了腦殘、性格問題或社會環境什麼什麼,還有就是說話零成本,即是吹水唔使本(家長指引:在任何地方說話也須負責的啊)。加上而你不知其實我是誰,只要不太過分不太爆炸,也不會被高登巴打起底,於是人容易變得肆無忌憚。既然我說了你都吹我唔脹(無我法子),那我何用道歉?

上述和我想講的幾乎沒有關係,我想講的是,從另一面看,沒有當別人眼中的自己的包袱,黑暗面可放光明了(?)。例如,上班時和一個網友聊天,他對我說:喂好眼瞓啊,不如講d爆野醒下神啦,爆野即係三級果dok。現實中,對男友人大概一開波便入正題,不必這些不如點點點;對女友人應該比較少(?)這樣開話題吧。另外,也有因為感覺上較安全,也較能打開心扉說自己的秘密。因此,難怪不少寫blog的人也不願意公開身分。

就是這樣弔詭。真實的自己未必真情,虛假的自己未必假意。

至於我呢,黑暗面可能大得可以覆蓋宇宙。知不知道,只差在你有沒有本事。

延伸閱讀:〈網上言論地雷多 留證據自保〉,《經濟日報》

沒有錯的錯

幾個新相識的朋友聚在一起吃飯談天。

男子a:……我之前在xxx開班教記憶法……blahblahblah (談笑風生狀)
女子b:像很有趣呢!
女子c:我在想,如果小時候懂得記憶法,那考試一定不得了! 哈哈!
女子b:對啊對啊!
男子a:對啊,有很多不同的方法,待會教你們其中一種方法。失陪一下。(上洗手間去)
男子d(男子a甫轉身,嘴裡的肉都未嚥下便急著說) 我覺得甚麼記憶法也是假的,最重要是融匯貫通,只記得是沒有用的。

其實男子d說得一點也沒錯啊,女子bc也知道。只是,男子d小器的嘴臉,就這樣刻了在bc的腦海中,不能磨滅。b和c交換了一個眼神。

2013年4月26日 星期五

夫妻


這陣子很忙很忙,上課啊、突然十萬個聚會啊……未來10年的精力都給透支了。

我:之前幫你訂果個團購水樽頭呢,我下星期先幫你拎啦,呢期好忙啊。
媽:你都無拖拍,點解咁忙?

+++
之前一晚因為睡了,錯過了老爸的電話,早上起來讀到他的whatsapp訊息,就回覆他說自己之前睡了。

八時四十五分,老爸來電。

我:喂……
爸:早兩日俾你簽果份野唔知放左响邊,你星期日返黎再簽。
我:哦。我早兩日無幫你簽過咩,不過我星期日返黎再你簽啦。
爸:好,你今日唔使返工咩?
我:er……我返緊。(百思不得其解……)

2013年4月25日 星期四

吸納

最近和一個blogger交朋友,嗯,應該說,私下開始聊天吧。

 除了blog,他還開了facebook page,有時在那邊分享小事,寫完的blog又放上去。我問,打理兩個地方不麻煩嗎?他說,還好啊,寫作就是想人看,但太多自己的朋友like,又怕被揭真身。

嗯,那麼不如也寫寫我想到的bloggerlike秘笈吧,嘩哈哈。
1. 到處留情。不停到其他bloggersssssss的地方留言,引起其他人關注。時間許可的話,大小通吃更見效。

2. 寫具爆炸性的話題而且和主流持相反意見。例如別人「怒插港女」,你可以考慮「怒讚港女」,然後到主流地方做見建議1

3. 每寫完一篇blog便把link post上高登。(純屬建議,被起底的話,本人恕不負責。)

4. 撰寫計劃再傳給知名bloggerssssss爭取合作機會。

5. like別人的postsssss,以101

blog閱讀率相當低,不小心讀到本篇者,不知你算好彩還是倒霉了。嘩哈哈哈。

喂,你唔信啊? ……你唔係信啊?!

2013年4月24日 星期三

我的詩家發明

不少朋友看到《100毛》請編輯,就叫我去應徵。我說:一來我沒時間,二來他們請不起我啊。哈哈,不是自大,只是現實上的經濟考慮讓我無資格揮霍(! 人家要請你嗎?)

間中也想到一些點子,想著要和人分享,如果是寫在雜誌上,一定很過癮吧。不過,有些夢只能發發了事,有趣的點子在這裡寫寫玩玩也不錯。又,如果sell橋,我會sell一個叫《毛發製造》的欄目,每期構思一個(不設實際的?)小發明,再配合發明的設計圖,哈哈。

文科出身的我是個科學白痴,但日常生活中,總出現「如果可以發明……便好了﹗」的想法。既然我們都沒有doraemon的最佳法寶「如果電話亭」,那就只能造造夢如果一下。
 
+++

i很喜歡踏單車,擁有一輛私家單車。怎樣也學不會也很打算要學會踏單車的我,說羨慕踏著單車微風吹拂的感覺,她便陪我踏單車去。去了兩次,我要租有輔助輪的車,實際上並不易找,找到的也沒有很好,因為現在的人幾乎都不會租有輔助輪的單車。

我並不在意踏單車時一而再,再而三地聽到小朋友快樂地大叫「媽咪,果個姐姐踩輔助碌啊」,反而是覺得租車很麻煩,也不一定找到質素好的。我問i,有可摺式單車是有輔助輪連著的嗎?忘了她怎樣答,總之就是沒人會用摺式輔助輛單車而會用摺車的人都懂踏單車云云。

為甚麼摺車只為懂踏單車的人服務啊?我想發明一輛超輕巧、可摺、有輔助輪而不昂貴(!)的單車。

嗯,如果有一天,單車可以像紙張一樣捏成一團收在口袋,要用時才把它張開,按一個鈕便變得堅堅固固的,你說多好呢!

我知我知,你在說那麼最好汽車啊房子啊什麼什麼都可以捏成一團最好。嗯,有時我也在想,能把自己捏成一團再張開可能更好。

我知我知,你問我想這麼多鬼發明為何不乾脆學踏單車呢。我就是不想囉。

2013年4月23日 星期二

感恩

我忘了最近自己說了多少億次,我近年真的躁狂怪上身。

這陣子天氣不好,濕濕的,人唯一顯得稍稍有精神的,大概是躁狂的時候。就在這情緒下,我去同事介紹的腸粉店買腸粉。之前一天也去了,一吃就覺得是附近的店中最好吃的,決定要再吃一次。

幾個阿姐站在一起談著談著,我走近說:腸粉丫唔該。負責切腸粉的阿姐沒回應,就一邊拿出腸粉,一邊繼續談天。我站在後頭說:唔要辣醬同芝麻丫。突然,那個阿姐轉頭,定睛看著我兩秒,眼神帶有強烈的怨氣。我當下的感覺是:天啊! 我做錯了什麼?我不應該打斷你們的荔枝角腸粉經貿會議吧,我錯了好不好?

拿著腸粉離開,我一秒清醒,提醒自己一定是本身心情不好,才會引發出這樣的情緒吧,不如想想開心的事,讓自己踢走壞心情。可是,怎樣卻想不起,甚至連一路吃著腸粉,仍一路記住阿姐的眼睛。(去歌:雖然不言不語,叫人難忘記……《你的眼神》)

晚上普通話課後,hw不見了,正想著自己坐車回家時,便收到hw的短訊,叫我要坐車便到某處等。再想起下午和舊同事聊起的無聊笑話,就覺得自己其實過得很好。

起碼那地鐵死八婆和腸粉阿姐能成為我和朋友的笑料,起碼有朋友適時走出來送我回家聊一段路。不如意的事總太多,但幸運的事不比它少,實在太令人感恩。

願我總能感恩。